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快报

人民网:2017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院长阎海峰专访

发布者:MBA教育项目                                                                 来源:华东理工商学院

主持人: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人民网视频访谈。现在做客演播室的嘉宾是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院长阎海峰,欢迎阎院长。
阎海峰:谢谢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阎院长。我们知道去年12月开始出台了这样一个改革的规定,是取消了院校对于EMBA自主招生的权利。这样一个改革,会对EMBA招生带来哪些影响呢?
阎海峰: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清华和北大还保留着这个权利。所以,清华、北大跟原来的政策相似,剩下所有的学校都取消了。至于说这个政策的利弊、影响,我想有一点,从政策制定者和出台本身这个事情讲,初衷应该是好的。在这个政策出台之前,中国的EMBA教育走过了十多年的时间,短短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为国内高端经营管理人才的培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快的发展速度,也难免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个应该承认。所以,初衷肯定是好的。但是,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因为个别学校、个别时段发生了问题,但是新的政策,除了刚才说的清华和北大外,剩下的所有办这个项目的学校,都要承担这样一个结果,是不是合适?这是一。第二,EMBA项目设立的初衷也许是多方面的,但是,有一个原因肯定是不能忽视的,就是它一定是为了满足一类人学习、成长的需求,这一类人是在国家经济建设、企业经营的主战场上的。我还注意到一点,退回到十多年前,中国的管理类专业学位教育一度出现过一个情况,就是国外野鸡大学满天飞,而且生意非常好,比如,当时好像有个叫美国西太平洋大学,非常有名的。生意好说明有需求。这些企业家、经理人,相当一部分人是因为在经营管理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知识储备不够,迫切地需要有能够帮助到他的机构。那么,当国内商学院不能满足的时候,他们就投奔到那里去了。但是,自从中国的高校推出EMBA项目之后,正规的来了,国外的野鸡大学就活不下去了。这是一个事实,也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但是,相当一批人是创业者,以华东理工大学为例,华东理工大学一共有10几个班的EMBA学生,我都曾给他们上过课, 对这个群体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我得承认,他们绝大部分人都对新知识有迫切的需求,想把自己的企业搞好、工作做好。当然也希望通过学习获得一个学位。但是以我接触的情况来看,对于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来说,拿一个研究生学位没什么用的,他也不靠这个找工作。很重要的是真实的经营管理当中的内在需求。尤其那些自己开公司的,需求的迫切程度是比一般人还要高。

 

主持人:您的观点就是说,对于这样一些有需求的人来说,不仅仅是看重学位,更多的是想要通过这样一个学习提升自己的经营管理的内在的能力。
阎海峰:他要把他的公司做好。我认为这才是十个手指当中最重要的九个手指。这是事实。我们的EMBA项目,总体上,特别是一些好的学校,像华东理工这样的学校,是国家重点大学,是负责任的,不会乱来的。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讲这个话。我们严格到什么程度?每一次课都要按指纹的,如果缺了,必须来补,有严格的教学管理规定。我不敢说100%,但是,我相信,我们的制度是100%规定的,我们在项目一开始想要传达的信息就是,这是大学,来了就是学生;这是育人的殿堂,要有敬畏之心。这不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的地方,学生不能随随便便。这是我们的纪律,因为我们深知,一个随随便便的地方终究是不会得到学生尊重的。


主持人:到了商场的时候就可以去征战了,但是来到了校园我们就应该卸下一切。
阎海峰:对,认真念书。当然你可以提意见,可以跟老师争辩,这些是正常的,但是必须遵守我们的规矩。


主持人:阎院长,我们知道现在“一带一路”建设是非常火的,而且已经上到国家的概念,您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MBA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呢?
阎海峰:这个问题非常好。确实如您所说,“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提出的。另外,我们还要看到国际背景。就是“一带一路”倡议是在这一波全球化浪潮的尾声出现的。实际上就是由美国主导的一波全球化退潮的时候,也就是所谓的逆全球化。在这种情况下,“一带一路”是非常有意义的。对于商学教育来说,它最大的机遇是什么呢?就是它的实施,将会有更大量的中国企业走向世界。这也意味着他们对高水平跨国经营管理人才的需求会更多。但是,背后的挑战也是有的。这个挑战是更加以世界为舞台,在不同的国家,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制度环境下经营和管理企业,和在一国之内经营是很不一样的,对经营管理者提出了新的挑战,这种挑战其实就是对商学院的挑战,对商学院来讲,经过了30多年学习、引进、消化、吸收,需要我们从“学着讲”到“接着讲”了, “一带一路”对经营管理人才提出更高的要求,也对商学院提出更高的要求。商学院要能够回应这个现实,要培养出更多的、更高水平的,能够具有全球视野和跨文化经营管理能力的企业家和经理人,我们准备好了没有?我们有没有更好的全球化的理念呢?我们有没有全球化的知识储备?有没有国际化的师资?有没有中国特色的知识创造呢?以便为这些已经和即将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服务?这是最大的挑战。


主持人:这些挑战摆在了大家面前。

我们也说到目前共享经济是发展的越来越好,在这样一个大数据的环境下,您认为应该如何保持商学院的人才培养特色呢?

阎海峰:首先,现实的经营管理模式变化层出不穷,但是,对于商学院来讲,特别是高水平的商学院,需要有自己的洞见和定力,因为商学院不是培训公司,不能随风起舞。它需要有更深度的思考,发现更有深度的、更有一般意义的知识,创造更有一般性的理论,这个定力首先要有,这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我们又不能无视新的商业模式、新的现实发展。所谓有一句话叫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对于商学院来讲,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问题导向、关注现实,特别是像您刚才提到的共享经济这种新模式,还有大数据的发展,对商学院来说都需要特别的加以关注,在这个方面,我们很多同事,其实也都在做研究。比如共享经济,营销学的同事,他们就会研究这种新的商业模式。另外,对于大数据,我们学校建了金融大数据中心。另外,我们在今年推出的专业学位培养方案,其中一个重要的特点,除了增加创新创业相关的课程之外,有一个新的模块是跟互联网、智能制造相关。


主持人:前段时间我们做的一个视频,在国外的人眼中有一个新的四大发明,像支付宝、共享单车、网购、高铁,都被评为外国人眼中的新的四大发明。您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商学院应该如何应对,或者采取怎样的措施来进一步地发展?就是面对中国经济正在转型的关键时期。

阎海峰:今天中国的商学院应该比过去的30几年更加关注中国的现实,更加关注中国的企业在国内外经营管理当中面临的问题,也就是说,更加突出问题导向,这是需要强调的一点。另外,要在深入探究中国企业创新性实践的基础上,更加注重探索发现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知识、管理理论,为国际管理学界贡献中国知识,而不是一直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走。


主持人:是不是要和本土化的国情结合。

阎海峰:对,所以要更加关注中国的现实问题,这是一。第二,要更加有意识地、自觉地将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智慧与西方的理论、西方的知识融合起来,创造出既有国际规范,又能够具有中国特征的新理论、新知识。要像我们的企业一样,能够在学习、模仿的基础上,创新经营管理模式。比如阿里巴巴,比如高铁,能够在消化、吸收之后,融合、整合,创造出具有中国特征的新技术、新方法。这个对商学院也是一样的道理。


主持人:怎么去融合呢?融合这种既有国际化的视野,又能结合本土化的特色在里面?

阎海峰:就是我刚才所讲的,第一,问题为导向,关注中国的现实企业的创新。阿里巴巴、海尔、华为,已经把中国的知识和智慧融入到企业经营、领导和管理当中去了,是非常有中国特征的。所以,一定要扎根中国的企业。第二,还要一如既往地紧盯国际商学知识的前沿。两者融合起来去思考和研究。以前主要是追随。


主持人:两条腿要同时走路。
阎海峰:一定要两条腿走路,或者两只眼睛盯着。


主持人:促进商科学科的教育深度发展的同时,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等高科技呢?
阎海峰:在研究方面,我刚才已经提到了,比如说,我们学校有金融大数据中心,是跟相关的机构合作的,我们也尝试跟有的能源公司合作,联合建立数据中心。我们也有同事专门做医疗健康的大数据来做研究。学院也有政策,鼓励老师们把最先进、最前沿的研究成果,能够迅速转化为教学的内容,为学生开选修课。
   

主持人:都是我们实际的例子。利用大数据和高科技的技术,让我们的商科教育发展越来越好。
阎海峰:我们学校有信息学院,我们跟他们也合作。

 

主持人:商学院未来还有更多的功课需要去做,去适应市场的变化。今天非常高兴阎院长做客人民网和我们一起聊了很多商学院商科教育未来发展的情况,我们也希望华东理工大学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阎海峰:再见,谢谢各位。

 DSC_0100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