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媒体视角

【第一财经】上海应率先建立国际化虚拟创新服务平台

发布者:专业学位中心来源:华东理工商学院

简介:开放、包容、创新的文化特色,使上海一直具备较好的国际视野以及极高的国际吸引力。一个融合上海城市内生能力的创新服务平台应当是开放的、国际化的,具备吸引各国科学家、工程师、专家和企业家参与的特征和能力。

对科技企业尤其是中小型科技企业而言,外部创新资源对促进其创新表现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2018年中小企业创新现状的调研显示,在高收入水平的OECD国家,借助开放创新平台,相当一部分中小企业在生产力水平上有超越大型企业的表现。

开放创新平台加速企业创新的案例

在发达国家,利用开放创新平台这一优势加速自身创新产生的企业并不少见。例如,全球最大药剂集团、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GSK)在很多年里都在评测一项潜在的突破性科技——生物电子学,这是一个可以在未来与传统药物发挥互补作用的全新药物系列。在大规模投入资源进行研发之前,GSK希望确保没有遗漏任何视角的观点,因此他们选择借助虚拟创新平台来给这些新药确定最佳“原理验证”方案(找出检测药效最合适的疾病),而不是仅仅依靠内部研究团队。

借助平台,在问题公布短短75天内,只花费了5000美元,GSK就收到了来自全球的66个解决方案,并且如GSK预料中的一样,从这些解决方案中脱颖而出的最佳方案,并不在内部研究团队提出的预备方案之内。平台在很短的时间内帮助企业丰富了自己的潜在方案,并降低了企业可能面临的创新风险。

除基础研究环节,平台还可以成为企业科技成果商业化的助推器,帮助企业拓展当前技术的应用范围,或加速新研发成果到有型产品的转化。通过平台,企业的技术可以更迅速投入到现有的或新的市场。

美国陶氏化工在推出新一代油溶性聚合物聚亚烷基二醇(PAGs)时,就意识到新的PAGs具备众多应用前景。不同于传统的PAGs,新一代的PAGs可以和碳氢化合物或者矿物油混合,这使得它在工业润滑油和汽车业有卓越表现。同时,这一性能被认为可以运用在农业、化妆品业、家居清洁、头发护理产品、护肤品等行业。陶氏希望通过虚拟创新平台,来确认产品的新用途或寻找到新的化学加工方法,以进一步加速新一代PAGs在新市场的商业化。

在问题公布的60天里,平台共收获60个解决方案,陶氏向最佳的两个解决方案各支付了15000美元的报酬。在企业内部专家们确定的工业润滑油和汽车业应用之外,外部的科学家和创新者帮助企业在制药行业和水包油乳化的反乳化作用当中,找到了产品的应用方向。这一做法不仅解决了企业的难题,也在这个过程中增加了新科技的曝光度,拉近了新科技与最终用户间的距离。

鉴于上述发达国家和企业的经验,我们认为,为使我国科技企业更好地接触到外部创新资源,除了可以通过协同创新与科技服务机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建立联系之外,科技型中小企业还应当嵌入到更广阔的创新网络来支持自身的创新活动。

虚拟创新服务平台可以聚合全球创新资源

实际上,借助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电脑等电子设备的全球普及,完全能够联结起全球创新资源及智慧,为企业营造一个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搜寻解决方案的网络社区。即,机构或个人将研发难题通过虚拟创新服务平台分包给非特定的广泛公众,利用参与者的多元优势收获创意、解决问题的一种创新方式。这种方式被称为虚拟创新服务平台。

虚拟创新服务平台能够帮助企业准确提炼在研发和产品发展战略中遇到的难题,并将这些难题发布在平台上,使企业可以摆脱空间限制,与潜在问题“解决者”相连接,并利用“解决者”多样化的优势,在短时间内帮助企业以尽可能少的成本收获广泛且多样的创意。平台甚至可以提供相关专家辅助企业在众多方案中筛选出可落地的最优方案。

除了传统应用外,虚拟创新平台可以强化企业的内部基础研发能力。企业并不是简单采纳平台中提供的方案,而是在平台上发布问题的同时,也组织企业内部的研发团队攻克难题。因此,在比较和实验内部团队与外部平台提供的成果之后,如果某一方较另一方有更好的表现,企业可以积极分析提炼出那些影响不同表现的关键因素,并通过消化吸收,提升自己的核心能力。

虚拟创新平台还可以减少企业基础研发所需的时间成本。汽车引擎制造商在解决自身的铸造气孔问题时,就直接采纳核能工业行业在快中子增殖反应堆项目中运用的液态钠循环冷却剂技术。

全球首家且极为成功的Innocentive 虚拟创新平台创始人强调,想要平台真正发挥作用,为企业解决创新相关问题,平台首先要确保企业能准确提出自己所面临的科研难题,只有这样,企业才有可能获得真正需要的解决方案。其次,平台需要设计激励机制吸引“解决者”参与平台所创造的网络社区。还是以Innocentive为例,该平台目前采取的是竞赛奖励机制。即企业在公布问题时,会根据自身提出的研发问题难度设定一个酬金,中选方案的 “解决者”将获得企业设定的酬金。

上海有条件建立国际化虚拟创新服务平台

近年来,上海在国际国内申请的专利数量迅猛增长,但技术转移活跃度与成果产出能力并不匹配。例如,较2016年,2017年上海向国内外输出技术合同总额下降了46.36亿元。这不仅影响创新企业的效益,从另一方面来讲,技术转移活跃度低,也意味着技术研发没有有效实现其初衷。

在上述陶氏案例中,如果没有技术转移平台的助力,其新技术就会局限于汽车行业,但现在,它在医药行业帮助缺医少药的人群解决了一系列的眼科疾患。此外,其在油、汽和矿业的提取和水化抑制中的应用,也潜在改善了我们的环境水平。

建立国际化的虚拟创新服务平台,是提高上海市技术转移活跃度的重要手段。通过平台,新技术可以获得应有的市场关注度,并且建立起与潜在需求者对接的宽广渠道。

上海具备足够的内生能力,可以在全国率先建好一个国际领先的虚拟创新服务平台。《2018上海科技创新中心指数报告》中的一项调研显示,上海是全球科学家最向往的中国城市。海纳百川是这座城市最基本品质。开放、包容、创新的文化特色,使上海一直具备较好的国际视野以及极高的国际吸引力。一个融合上海城市内生能力的创新服务平台应当是开放的、国际化的,具备吸引各国科学家、工程师、专家和企业家参与的特征和能力。

目前上海的虚拟服务平台主要存在如下几个问题。

首先,没有企业参与提出问题的功能环节,换言之,平台没有指导和帮助企业提炼其所面临问题的功能定位。

其次,对企业提出问题的格式没有规范要求,也没有要求提问者明确自己对可能获得的方案的知识产权归属的意向,增加了问题提出者卷入知识产权纠纷的可能。

另外,对于所投递的方案,平台没有进行初步筛选,过多的无效方案会减少使用者信心。一个好的虚拟创新服务平台,应当能帮助企业准确提炼在研发和产品发展战略中遇到的难题,将这些难题高效地送达给更广阔范围内的潜在解决者,并运用激励机制促进这些解决者提供观点和可落地的解决方案,并在平台对他人的方案给予评价。

当然,这些问题并非上海所独有。比如,也有学者指出,在Innocentive 平台有99.4%的“解决者”从未获得过经济回报,这使得平台的活跃用户远低于注册用户。因此,如何设计合适的奖励机制,目前依然是虚拟创新平台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另外,由于虚拟创新平台参与者之间是一种弱连接,因此,它对组织弱连接的网络平台运营管理能力要求极高,平台要格外注重对知识产权问题的管理控制。在注册成为“解决者”并签署知识产权保密协议后, “解决者”才可以看到各个企业发布的研究难题的具体细节和要求。“解决者”必须承诺所提供方案是独立开发且在转让许可权时无需经过第三方(例如研发伙伴或雇主)同意。发布问题的企业方则需要承诺在方案征集期间及结束后对所有提交解决方案有保密义务。

总之,涵盖范围广、参与者连接弱是虚拟创新平台的两大特征。借由这些特征,平台可以为企业在更少的时间内提供更多样的解决方案。对于希望扩展产品线及市场的企业来说,平台加速了新技术投入市场的进程;对于平台中的核心企业而言,则是它们检验自身技术市场位置以及提炼成功要素的重要途径。

因此,对上海来说,在创新从双向到多维,从勇于创新向智能创新转变的当下,作为上海升级版营商环境的关键要件,打造国际化的、具有高水准和高质量运行机制的虚拟创新服务平台,配套辅助众包、协同创新等开放创新措施,既可为全球科创中心建设提供重要的基础保障,也能为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的实施提供切实的助力。这样一桩“一石三鸟”的好事情,是值得下大力气去做好的。


原文来源:第一财经 | 原文作者:柯奕系英国利兹大学博士、华东理工大学博士后,阎海峰系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院长

原文链接:https://www.yicai.com/news/100211166.html